谁把王石坑到了这一步

把王石带进坑的,是他的队友。

宝能否决重组议案和“血洗董事会”两波冲击明显让他猝不及防。据说审计部门也在介入。

在股东大会上,王石向姚振华道歉,向小股东道歉,表示愿意妥协,两次提及离职。

从来不低头的王石,低头了。

他的队友没有跟他一起低头,因为他们没在坑里。

一、看错了势

悦涛以前提过,万科股权争夺背后的大势是,没有资本愿意再做配角,无论原来的大股东华润,还是新晋大股东宝能。

以前资本方交给经理人主导,因为经理人能带来最大的成长性:利润和市值双扩张。

“华润入主万科的2000年,是房地产业爆发的前夜。无论从量,还是价,中国地产业都有巨大的增长空间。

资本方什么都不做,只靠企业本身的经营,都能获得足够可观的回报。这个阶段需要充分释放经营管理者的积极性,这是华润的智慧。王石管理层也对华润的“积极不干预”政策感激涕零。

2000年-2007年,万科的净利润增长了15倍,股价则增长了20倍。作为大股东的华润无论从分红,还是股价增值上,都赚得盆满钵满。管理层和资本方皆大欢喜。

2007年以后,好梦不再。2015年万科净利润比2007年增长了3倍,但股价每况愈下。要不是宝能的姚大哥前来打劫,股价连2007年的一半都不会到。”

万科的股价走势,以2007年为中点,前后鲜明反差,最后一段拉升是宝能自己作出来的

房地产的扩张周期彻底结束了,首先终结的是资本溢价。这时管理层在经营层面再牛逼,也给不了资本想要的回报。

资本的着眼点是以公司为平台进行资本运作,而非局限在产业经营。新晋的资本方会有同样的诉求。这就是大势,不因哪一个股东而改变。

此时王石继续反客为主,把资本当玩偶进行配置,运作越得意,越激怒资本。

王石其实没有追求过万科的股权。但郁亮运作了一个“合伙人计划”。一直到宝能敲门,他们都没意识到,这个计划会让所有大股东不安。

计划不在大股东掌控之内,倏忽间,万科两个资管计划加工会持股超过了7个点,之前已是仅次于华润的万科二股东。

相比万科公司层面蜻蜓点水的百亿回购,合伙人计划用了加杠杆的激进风格。岂不让大股东生疑?

不要说华润和宝能在争夺控制权,万科管理层自身已争权在先。

一路走来,体现出的是万科管理层整体对资本方存在感的漠视。到宝能进场,演变成资、管对立的局面,万科管理层对大势的错判,是根本原因。

二、看错自己

王石和万科管理层一直自恃的是团队优秀到无可替代,资本离我不行。因此有我行我素甚至叫板的权利。

首先优秀不是轻慢的理由。

其次,这是一个被夸张了的错判。

优秀是相对的,相对是看程度的。

万科某种程度上是被符号化了:把想做到什么,当成已经做到了什么。

万科在研发,但也待实现

万科的优势在于杰出,劣势在于没杰出到不可替代。这是与资本博弈的最大短板。

万科的专业,说到底是土地、资金周转和流程管理上的专业,还没转化到用户端的口碑和品牌溢价。

也就是在开发端,效率很强;在产品质量、社区服务等用户端的专业溢价上,还没体现出来。

但是在中国地产业,开发端的这种差异,还谈不上是壁垒。从拿地的资质,到产品销售时的溢价,都没有不同。

如郁亮所说:“住宅行业一直是粗放式的发展,万科的管理能够精细化到哪里去呢?我们的粗放管理问题还没解决呢,在精细化管理上可以说还在学习阶段。”

这也是整个中国地产业在粗放发展期的特征:开发端的钱好赚,用户端还在理念阶段,边研究边等风来。

这阶段企业经营间的差异,不是苹果和小米的区别,而是小米与小米。

经理人对企业的差异,也就是成本、周期上的差异,和苹果对乔布斯的依赖,有本质不同。

孙宏斌谈到万科之争,举例自己的融创:有万科1/4的销售额,但只有万科1/27的市值。他如果是资本,会选择收购自己的企业。虽然他敬重万科。

为免误解,再说一遍:万科和万科经理人都很优秀,没达到不可替代。

当万科管理层以不可替代来博弈股东时,只会让股东加速进场。因为这是对股东永久的威胁:任何一家公司的大股东也承担不了管理层的集体罢工。

三、看错股东

王石最初对宝能的出言不逊,因为两方确实结过梁子:深圳东部海上运动基地的争夺。情有可原。

但此后跟两大股东都闹翻,说明确实太任性。

像华润这样的大股东,在A股市场不会再有了。自身有地产,让位万科去发展,为挺万科,不惜让任志强净身出户。

企业是自己的,你尽可以去做自己。但你是上市公司时,必须考虑大股东的阶段性诉求。

遗憾的是,万科从没考虑过。有个段子,说当年郁亮制定了万科的发展战略,向大股东华润的新任董事长宋林介绍,宋林表示挺好,然后来了一句:郁亮,你告诉我,在万科整个发展战略里,股东在哪里?

郁亮当时是懵逼的。我好不就是你好么?可他解释不了万科这么好,王石为什么还要去登山游学。股东亦然,是有自身的发展规划和成长诉求的。

在万科历史上,华润郑重其事追求过控股股东地位,连操作方案都拿出来过。宋林落马前都表达:履职期间未能令华润控股万科,系其职业生涯憾事。万科不是不知,但最后搞了自己的“合伙人计划”。

王石去年求救华润时,就应该感觉到华润态度暧昧背后的意图。他最后的决定是坚决引入深铁新股东,其实是连华润做控股股东都不想接受。

这个股东,不该小看

董事会一战,已是冰冻三尺之后的结果,绝不是突如其来的对决。这一战,各自已无退路。

王石想毕其功于一役,宝能想毕其功于一役,都输了。华润找漏洞反制即可。

华润的特殊性还在于,它是个有信心整合外部资产的玩家。包括万家、怡宝、雪花啤酒、三九医药,无一不是并购整合而后发扬光大。而且市场化运作为主导。

当万科说“我输了你能赢么”的时候,这个大股东,有理由不这么想。

基于自身的经验、地产业务的布局、长期规划和短期阵痛的平衡,以及对管理团队的分化策略。都是可出的牌。

四、看错队友

王石在对外沟通和换位思考方面是有短板的。点火为主,需要的是水。他的队友如果真心把老王看作家人,不会看着他一步步走到今天。

在傅育宁说“这合适吗”的时候,万科的回应居然是:合适。管理层上下无一人去跟华润沟通,哪怕是获取华润的真实想法也好。

华润要拿回第一大股东。是傅育宁在华润履新以来,头一次做这么大的决策,一旦定下,会使出多么大的力度来给自己立威,可以想象。

万科这边,即使不认可这个诉求,也不能说,因为有一个已经闹翻的大股东宝能。更何况把华润直接打入敌营。

6月26日,万科发出“致合伙人”的内部信(其实是对外)。内容一共有10段,分段总结如下:

1、2000亿、500强、新十年;

2、全体合伙人,勇敢面对新股东;

3、数英雄人物,还看事业合伙人;

4、曾经有一份股权摆在我面前,我没要,我骄傲;

5、请股东和我们共建和谐社会;

6、我们是优秀团队,不是资本奴隶;

7、数人才和知识,还看事业合伙人;

8、数各种压力,还看事业合伙人;

9、数东山再起,还看事业合伙人;

10、全体合伙人大团结万岁!

看到这封信时我先替王石崩溃了。是要用这阵势来镇住两个大股东?还是自我感动?

这是股权争夺战啊兄弟,真正应该发出的是“致全体股东信”。告诉全体股东,这些年管理层为股东做了多少事情,奉献了多少心血,哪些是别人没做到而我万科为你们做的,以及希望股东支持什么,理由是什么?

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公关策略,坦诚、开放、尊重股东是最好的策略。

任何强化管理层存在感、弱化股东存在感的口号,都把老王往坑里又推进了一步。

通观万科股权战,王石是点火的人,需要的是水。但队友里没人给他,反而帮他点火,强化对立。戏到半场时,面对两大股东,还是如此。

然而,出头的是王石,压力集于他一身。宝能提案罢免的是董事会和监事会,实质是针对王石,而非郁亮及其领衔的业务管理层。

在年度股东大会,王石自己已经意识到这一点,对大股东和小股东双双致歉,姿态放到最低,对所有问题尽量沟通,希望弥补自己之前的出言不逊和高高在上。

但他的队友没跟他走一个频道。对“不善意”的问题,不善意回应之。在小股东建议王石和郁亮向小股东因沟通不畅鞠躬致歉时,王石起身,郁亮没动。

说明……

1、管理层不认为自己有股东沟通上问题。只要公司干得好,这不是事。

2、王石想挽回,下面的人也不听他的了。

老王点火的时候,队友帮他火上浇油。现在想灭火,没有队友来帮他。

这形势就像,王石给自己挖了一坑之后,一堆有情怀的支持者把他往坑里推,但是没有人跟他往下跳。甚至包括他的“合伙人”。

“事业合伙人”,不是一个强纽带的联系,也不是一份攻守同盟的契约。在外压面前极其脆弱。

万科停牌前,17名万科高管清空股票。一位万科高级副总裁出售1379万股,仅余2.1万股。这位“万科合伙人”,很可能把万科抛给了姚振华。

万科团队会因董事会改组集体出走么?我看难。对大多数人来说,情怀诚可贵,饭碗价更高。

离开万科还有他发挥的舞台么?中小地产商这些年一样活得滋润,并不是靠万科的模式,政商关系、银企关系。他适应别人还是别人适应他?

郁亮淡定。因为:

1、这事里出头的是老王,他没有直接开罪大股东;

2、他的筹码,比老王多,万科的管理主干目前在他这里,资本对他的需求超过老王。

最终是走是留,恐怕也会权衡利弊。

虽然人们情感上希望看到有难同当的江湖豪情,但大概率是老王一个人留在坑里。其他人成为新股东的“新合伙人”。

文:悦涛。转自虎嗅。http://www.huxiu.com/article/154191/1.html?f=index_top1

超过80%语音开发者的共同选择